他們所做的,他們不知道

我老婆大姐是心理諮商師,但觀察她像是亞斯柏格病症的人。
嚴重工作狂,家對他而言是個睡覺的地方。
而她老公有情緒障礙、暴躁易怒。
最近大姐自己也要看心理醫生,心理諮商師搞到自己憂鬱症。
什麼心理學的東西,對她是知識的東西,是記憶的東西,不像是真正存在的一份情感。
亞斯和情緒障礙組出的家庭,要怎樣幸福呢?
情緒障礙愛上了一個亞斯的人,亞斯會忽略別人的感受
對她說家庭與孩子的價值是什麼,她聽的好吃力,好像得拿出筆記本,像在作功課一樣。
用文字或言語表達可以讓她勉強了解人的感覺。
情緒障礙討厭被忽視,但大姐又是工作狂,把媳婦角色交給先生去扮演
本來就有心理問題,又與亞斯相處,搞的更加嚴重。
為了省錢,兩個人都住在婆家,把自己定位成房客。
這情緒障礙的王八,有時會歇欺底里打小孩,誰過來問一下,
為什麼打成這樣,他是用吼的回去,管你是岳父、岳母、阿嬤,
這種囂張氣焰激怒更多人。
一個男人在家裡被妻子藐視,真是會瘋掉。
沒有父親權威,想籍由吼叫建立,
他認為在打小孩時,誰來問為什麼打到沒有節制,他都有權利歇斯底里嗆回去,
認為別人在甘擾他教小孩。
要大方承認,我也有攻擊性,當我被吼,我是直接回擊,
但那些平時惡毒的話我都放在哪裡呢?
懷疑大姐刻意選這樣自卑感重、情緒障礙的男人,是因為她能控制他,
少少付出就可經營。
她是心理醫生,她想操縱弱小的動物。
我覺得她可能對這關係已經膩了。
她知道姐夫總是想籍由玩電玩逃避一些事情
她知道當姐夫玩電玩,在她家人眼中會是怎樣的人
她因此可以弄一個很差的形象給姐夫,
大姐可以不在場,就達到她要的->讓家人對姐夫反感。
我們只是成就別人演出一場戲,
都成了演員,演出大姐想要的戲->離婚
沒有父親權威,所以要用暴力建立,
有時會想說,若我是姐夫,應也厭惡總是被工作狂忽略自己感受與心情。
但其實也是多想了,因人是有選擇的,
若叫我住娘家,我會審甚評估,先考慮舒適度與她家人相處,之後再考慮錢,
但同樣事發生,姐夫是先考慮錢,所以我們做出不同的選擇。
因有不同價值觀,所以有不一樣的人生。
希望教育小孩什麼呢?用吼叫來表達不滿嗎?
若用歇斯底里方式打小孩,是等同教育,那每個人都要先往自己臉上揍兩拳,來教好自己。
對小孩歇斯底里的用暴力,純綷是為了發洩情緒用,不要給自己一個冠冕堂皇理由,
我將來自己若暴走打樂樂,純綷也是為了發洩情緒。
用拳頭若可以達到教育,每個人都要先往自己臉上揍兩拳,
或許觀察一個人最快的方法就是激怒他。
問如何,少問為什麼。
因為我常問為什麼,於是就有越來越多問題出現。
要追究不是過去原因,而是現在目的
姐夫吼老婆娘家的家人目的是什麼?
對於大姐、姐夫要這樣說:
現在這樣的生活是"你們要的","你們選擇的",
不幸是自己選的,因你們覺得不幸對你們而言是好的。
傷害是不可逆!傷害他人就要有付出代價的心理準備。
受傷並不能變成傷人藉口,
一個人必須藉由傷害別人以證明自己存在,只是更加突顯了自私與脆弱。
心裡感覺被傷害,不代表可以任意傷害別人。
成熟人格,才需尊重他。
不然性格扭曲的人。越尊重他,反倒是目中無人。
不替反社會人格找籍口,他們可能是工作上有壓力等等。
誰工作沒壓力,我們是去公司玩的嗎?
但太輕易的原諒,讓這樣的人對錯誤沒有感覺。
許多痛苦都是自己先造成,有些事是因自己"先心存惡念",才產生苦果。
所有的情有可原都不能當作傷害他人的藉口。
惡人誇勝是暫時,他必把個性帶回家,咀咒自己的家庭
而義人也必把性格帶回家,祝福自己的家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