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人的宗教–佛教

死人的宗教–佛教

2004年時,假如當時不打電話回去找前女友,
命運會不會與現在不同呢?
與她聯繫上後就此負面思維纏繞著我,
連帶對電腦的樂趣與能力一併帶走。
那時是佛教思維,壓不下對她的不平與憤怒,
毒全往心裡塞,人因此就病了。
佛教並不是為活人設的宗教,將死之人才會信佛教。
或說信佛教是想把自己早點弄死。
科學在多少人努力後也只能有近似值沒有絕對值。
而宗教卻可以輕易地說自己是真理,
只要宣稱擁有真理的宗教,本身就是邪惡。

很多人都這麼做,所以這麼做是對的,這想法是一種思考謬誤!
因很多人都無知。
許多人並不是因為有某種資訊才行動,也是看別人行動才行動。
這是社會認同,集體智慧並不存在。

宗教本身都建立在謊言上。
一違背它的規則,它又有另外一番說法
因果代表有規則,但又說無常,無常代表沒有規則。
一數a即可以a=3,也可以a!=3,數學再爛也看出來有問題。

以前曾對人說我婚後偷吃機會應該是120%,現在應該剩20%吧^_^!
若真這麼做,失去將遠比得到的多,因為我已了解會失去什麼。
色情已讓我無心coding,佛教思維是壓不住色情的。
在努力去除腦子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後,
現在看一下程式設計的書,有時會起身亂走或想睡,
但至少每天有所進步。

佛教思維讓你憎恨自己,恨這個身體,嘴上說慈悲,但卻憎恨自己。
如果擁抱這種思維,能把仇恨化掉,那麼當時很多事就不會發生
佛教是極端同理心,人會因此喪失自我。
基督教沒哪裡對不起我,我三不五時就寫文章攻擊它的愚蠢。
但許多價值觀仍是從聖經而來。
這世界有許多怪書,有教傷害別人成就自己,也有佛學教人自我委屈。

藉由痛苦那根深蒂固的佛教消極思想才能破除。
失去了一個重要的人,光是這點,
我就不該再相信佛教對我有什麼幫助。
報應都做完之後才會來,為惡的當下都不會有。
佛教思維,這世界是虛假、灰白、不值得留戀。
人生沒有寄望,世間無常,輪迴是苦,怨恨往心裡塞。
基督教思維可沒把我毀掉,讓當時的我得憂鬱症的不是基督教。
如果說把我人生毀掉的價值觀是什麼,我會說是佛教的價值觀。
那看這世界的方式是如此扭曲與病態。

而拜偶像就更糟了,正神不玩降乩、靈符等東西,
這些東西是鬼道在玩的,一般畫符都是屬於鬼道。
鬼道或許能帶來一些神通與一時好運,但仍是鬼道。
要求鬼道幫忙,鬼道之後是會有所要求的。

印度極度重男輕女,為了不養活女孩子,在今天依然有許多
低種姓和貧苦人家的女兒在年滿10歲的時候就被迫放棄傳統婚姻,
被父母親人送到神廟中,奉獻給神,為本村進行宗教儀式和做禱告。
而進入青春期後她們就要被寺廟通過一種秘密儀式嫁給神廟的神,
與寺廟的僧侶或者長老同房,終生成為廟奴或者廟妓。
更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是,有一些5到9歲的女童也被在月圓之夜嫁給神廟的神,
在祭奠後她們的肩膀和胸都被打上烙印,
而來神廟拜祭的人只要給神廟出錢就可以與這些女孩子交媾。
耶50:38 這是有雕刻偶像之地,人因偶像而顛狂。
我認為指的就是印度,神廟與交媾是怎以有關聯的呢?
真的是人因偶像而顛狂。

曾經夜半的恐懼,曾經想一個人到整夜無法入眠的恐懼,
持續幾年心理被矇上陰影。
那些都是佛教帶給我的。
佛教違背"人性",所有錯都是自己。
佛教說每個人都要盡力地救與幫忙,但聖經就有像是
「不要講聰明的話給愚笨的人聽」
我信奉為價值觀,不願說聰明話給愚笨的人聽,
因此就省下時間去做更有價值的事。

佛教走極端,最後可能會導致整個人崩潰,
信佛教的時候,反而是壞事做最多的時候,既怕因果,
卻又惡事不停。
有些診所會放一些佛書,隨手翻閱
例子舉什麼被強姦是自己的前世因果報應等等奇怪的佛教因果言論。
佛教被傷害後,還認為是自己的錯,一點智慧也沒有。
佛教說這世界是苦的…
我無法否認,每個人都在苦中做樂
但人活著整天想著要趕快往生,這是病態是不正常的。
當兵睡前都還在唸阿彌陀佛呢,但還是被壓….

有個重要的人我沒有留她的照片。
因為佛教認為過去沒有意義,我錯奉為價值觀。
佛教不是為活人設的宗教
用一堆漂亮又好聽的語言,包著漂亮糖衣的毒藥。
佛教要求要當一個耿直的人,但這種人只生活在理想中,
不懂向現實妥協
爛好人傾向於對人堆笑臉,以致巴結逢迎
自己自尊都會消失。
像有些寺廟還被建商給欺騙。
以君子之心對小人之黑,被賣掉還津津樂道替人數鈔票。

佛教說禪定。
一塊石頭,它擺在那個地方幾百年、幾千年,它在那裡不動,它也不打妄想;
換句話說,這塊石頭就入了禪定?
學佛、修禪定,修到最後就變成一塊石頭?
學佛可能本身就是著魔。
一大堆幻覺,經文說得很漂亮,卻於人無益。
還忉利天宮呢,在哪?

淨空和尚說:
「愛憎好惡都與自己真性毫無交涉,這時才真正是天下太平,更無一事。
憎愛不關心,長伸兩腳臥。這兩句是說得大自在,
顯示參學之事已經圓滿,所謂飢來吃飯睏來眠的大休大歇境界。」
擁抱這種思維,自己興趣像電腦技能都可以放棄。
長伸兩腳臥,大自在還是大智障,就等死的宗教
所以耶穌才說信仰他可以解開這種思維的綑綁。
這種思維就是綑綁,因我也被綁過。
西藏信佛很信任人啊!結果呢?三不五時就有人在自焚。
以君子之心要如何對中共的小人之黑。

淨空和尚說:
「一個人思想如果徹底清楚明白後、對宇宙人生是怎樣一會事、是瞭如指掌的,
身體亦會發生很大的變化、甚麼神通和超人的特異功能等等,
並不是不可能的事,不過佛制不許隨便示現。」
那麼科學家個個都是超人。

植物人的宗教,腦子什麼都不想,便是它所冀望的禪定。
佛教否定了一切,也說既沒有善,也沒有惡,
是因為人有思想才有分別。
但該否定的偶像卻又無所謂。
佛教是等死的宗教,期待死亡快來的宗教

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因為已無法去改變它,
況且我已吸取教訓並從中得益了。

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歡迎來到膚淺時代,一個詭異的人工新世界。
在享受便利的網路生活之際,卻面臨了更大的思想危機:
身而為人的知性與感性,正在慢慢消逝。

在線上同時處理多件事情時,會「訓練腦袋去注意屎尿般的東西」
~~莫山尼克(Michael Merzenich)

批判並非懷疑或刁蠻的意見,比較像是拂過臉上的一陣風,
雖冰冰涼涼的,卻能抑制邪惡的細菌繁殖。

2003年大三的某個夜晚,隔天要期中考,但還玩電腦到半夜二、三點。
突然對自己很生氣,把上網的那台小烏龜重摔在地上,
隔天考完試就去中華電信辦網路停用,
之後成績突飛猛進….這就是為什麼家裡沒網路的原因了!

裝了家用網路等於裝了色情一樣,我必然又再哀嚎不停。
寧可不方便,寧可遊戲用買的,也不想沾染色情。
不接網路不是為了省錢,是為了省時,不想要沈迷於色情網路。
到時後悔又是浪費時間
網路很便宜,時間卻很寶貴。
不再討論網路問題!
如果因為沒有網路,讓人覺得沒有經營價值,
就不值得聯絡,那就這樣吧!
我並非廉價品,為何要照別人規則。

拋棄了無謂FB、電視、酗酒的人渣,內心要更自由與瀟灑
世人想法不必過多考慮,那世人不就成了大家,
是別人在替我生活嗎?暫時不快算什麼呢,又不是沒格局。

一個人精神狀態會改變外在模樣
登出FB,留住聰明的人特有思考方式!
一天到晚在乎別人怎麼看自己
那要怎樣花時間找到自我價值、自己長處呢?

我以為吸毒、酗酒原因是心情沮喪、家庭問題等等
是我想多了,其實是因為弱智。

無知地獄豈是那麼容易走出來。
因為過往在浪費時間,才會到二十多歲仍沒養成閱讀能力。

網路不好,會陷入幻覺太深及產生拖延病

世界正在轉變,忽視這個事實並不會讓它消失。
希特勒在掘起時,一堆聰明才智比較高的人早發現有問題,但也無法力挽狂瀾!
網路弱智時代來了!直接攻擊的是那豆腐般的腦袋。
google讓人產生什麼都懂的幻覺,FB讓人覺得自己好像很受歡迎。

媒體「內容」只是小偷隨身攜帶的鮮美肉塊,
用來引開守護心智的看門狗。 —馬歇爾.麥克魯漢,《認識媒體》

網路帶來豐富、多樣化內容,但代價是犧牲掉深度思考與閱讀的能力,
甚至改變大腦運作方式。
人們變得無法專注、沒有耐心去閱讀厚重書籍甚至只是一篇比較長的文章。
犧牲掉的思考能力跟獲得的能力一樣有價值,甚至更有價值。

科學家所謂的「轉換成本」。只要轉移注意力,
大腦就得重新找到方向,徒增腦部勞碌。
「大腦需要花時間才能改變目標、記下新任務所需規則,
並且擋掉前一項工作殘留下來、仍然鮮明的認知干擾。」
許多研究已經發現,光是在兩個任務間切換就會大幅增加認知負荷、
阻礙思緒,並增加忽略或誤判重要資訊的危險。
一般而言,在網路上同時處理的不只有兩件事,
而是在大腦裡把好幾件事情丟來丟去,使得轉換成本更高。
經常同時處理多件事的人「會對無關緊要的事入迷」

網路…像每個人都在抽大麻,產生愉悅的幻覺,我卻要當那個不抽大麻的人。

腦袋清楚,能深度思考的人,本來就占人群中一個很小的比例。
兩千年是不足以讓人類以及任何生物演化的更聰明。
差別是在於兩千年前的人,不識字也不能思考。
現代人則是識字但不能思考。
每天在公眾媒體上看到諸多膚淺而邏輯紊亂的言論,
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就提供思想的養分給大腦而言,有時供給愈少反而會得到愈多。
多媒體勢必分散注意力,加重認知重擔,
進而削弱學習能力與理解程度。

尼爾森(Jakob Nielsen)於1997年首次研究線上閱讀後所言。
當時提出問題:「網路使用者在網路上如何閱讀?」
只得到一個簡短答案:「根本不讀。」

一個人讀過非常多書,但是每本書都只看過書名跟書的目錄,
頂多勉強再看完第一、二章,
這樣的人算是「學問深厚」還是「見識淺薄」?

使用網路過度是一個會消耗心智力的活動,導致無法創意思考、
注意力不容易集中、容易衝動、情緒控管變差,遇到挫折就很快放棄。
再加上深度思考喪失

因為閱讀書本「對感官的刺激嚴重不足」,從事這個行為的知識收穫才會這麼豐富。
深度閱讀可以除去紛擾,讓額葉的解題功能休息,也使得深度閱讀成一種深度思考。
經常讀書的人,大腦是平靜的,不會一直吱吱作響。
就啟動神經元來說,並不是數量愈多就愈好。

經常為了社交而使用電腦,社交地位就某種程度而言永遠不會靜止不動,
也永遠處在危機邊緣。由此而生的自我意識,更會增強使用這個媒體的密集度。
這點對世人皆然,但對年輕人最為嚴重,因為他們使用手機發送簡訊、
電腦傳送即時訊息的強迫傾向通常最強烈。今日的青少年在每天清醒的時間裡,
常常每幾分鐘就會收到或傳送一則訊息。如心理治療師豪瑟爾所說,
青少年和青壯人士「對於同儕的生活十分關注,同時也極端恐懼自己落在社交圈外。
一旦不再發布訊息,就有變成隱形人的危險。

網路抓住注意力,卻又將其打散。聚精會神在不停閃爍的螢幕上面,
但是這個媒體帶來快速連發的訊息和感官刺激,又使人分心。
不論在何時何地上線,網路都呈現一副誘人的混沌景象。
瑞典神經科學家柯林伯格寫道,
人習慣「找出需要同時進行多種事情,或是被資訊淹沒的情境。」

紙本頁面上緩慢行進的文字降低了大腦被各種刺激淹沒的渴望,
網路反而讓人沉迷其中。網路讓人回到由下而上分心的原始狀態,
同時也提供了更多分心的事物,
數量之多遠高過老祖宗需要應付的紛擾。

「智慧」一般而言是指人們的「暫時記憶」透過「工作記憶」的移轉,
成功進入「長期記憶」深化為人格特質的部分。
然而要將資訊轉化為長期記憶非常困難,必須透過「長時間的專注」
才可能達成目的;由於閱讀方式的改變,
很難專注閱讀某一件事物,資訊大多停留在「暫時記憶」就不動了!

「什麼事都叫我分心」,只要一連上線,人們自然而然就會想打開社群、
點擊超連結或搜尋資料,根本無法進入專注狀態,
資訊也無法從暫時記憶轉移到長期記憶。

紙本書籍不會消失的原因,不光是「觸感」、「味道」、「使用經驗」等因素;
最大的理由在於:它連不上Google。

我自己FB常出現的狀況就是「沒有回應」,要追求的女生讓我吃閉門羹就算了,
連自己的親戚也這樣。
對話常常中斷在我的問號結尾。
對親人:某某表妹很久沒看過她了,有她的FB嗎?
卡住。
對同事:那本書幫忙找一下,被放在公司裡。
卡住。
對欣賞的女生:某部電影有興趣嗎?
卡住。

她低著頭說,為什麼不辦Line,很方便又便宜。
我心裡想:「也很廉價。」
我本人解析度比螢幕更高,在妳面前可以與妳說笑,
你卻只是偶爾抬頭聽我聽話,
不搭嘎地回應了幾聲,讓我像是在自言自語。
可是當回到網路,又表現出一副熱情想和我見面的樣子。

在幾次聚餐中,發現有三種人,
一種為FB、網路、智慧型手機所煩惱,又不得不用。
第二種是會短暫分心,但還是拉得回來。
第三種是讓人完全不曉得出來吃這頓飯或喝飲料是要幹嘛。
而學歷最高的是第一種。
讓我直覺就是猜沈迷手機程度和智商有關。

以前高職流行網路遊戲「天堂」,
下課常常聽到紅水、白水,不停在耳邊repeat。
大學訓練不是為了讓我從眾,是為了讓人能獨立思考。

毒品與酒精的效用就是產生幻覺。
FB演變到最後也是。發佈了一張照片,期待別人按讚。
家族中有奧運金牌得主,我和她合照,發佈到FB來沾她的光。
我的心態不只要分享更是想炫耀。
但這成就並非是自己的,我這是在偷別人成就,當成自己的。
沾光心態應該列入不正常的心理狀態,最主因是本身一事無成。
新聞上的台灣之光就是病態心理,沾李安的光、王建民的光。
他們是台灣人,我好驕傲。

我以為沈迷於電玩夠糟了!可是在打的時候,可不分心。
FB是電玩的一種,都是為了脫離現實世界。
發佈了一些照片就認為自己高人一等,像我發佈名人親戚的照片。
或對別人細數著自己的FB加了多少正妹,她們的外表,工作等等,
裝得好像很熟,好像她們的成就也是我的成就。

如果說暴力電玩會扭曲一個人的心態,
我認為FB扭曲的能力不會低於電玩,我已經察覺我的心態扭曲了,
但至少我還有能力察覺。
如果我們只能籍由這種方式聯繫,那代表彼此關係也很膚淺。
那我打算中止這種膚淺,時間收回自己用,看是要玩3D設計還是寫程式,
甚至打電玩。都更有意義。

我登入FB,除了傻事,什麼都沒幹。
就算幾個星期登入一次,然後人下線了,還像是上線一樣。
它早就改變我大腦思考方式。

沒有了思考能力不是和飛禽走獸無異嗎?
別人的看法,重要嗎?
思想與別人格格不入,因超越別人的狹隘的觀點。

有個電玩沈癮的人說:「卓越的電玩技術也不能寫在履歷上,
而所謂的成就亦不被遊戲以外的現實世界所認同。」
那手機沈癮又如何?

「資訊消耗了什麼是顯而易見的,它消耗了接收者的注意力。豐富資訊,造就了注意力缺乏。」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哈伯‧西蒙(Herbert Simon)於1971年評論。
如果1971年的資訊稱為「豐富」,那麼21世紀的資訊量足以把生活拆成碎片。
(事實是你可能一邊讀這篇文章,一邊正想拿出手機檢查電子郵件)。

目前的手機App,大致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增強現實的,比如導航類應用、
二維碼掃描比價應用、名片識別或信息交換應用(比如bump)。
它們的作用都是幫助人們更好地應對現實問題。
而另一類應用的主要作用是分心,躲進虛擬世界而逃離眼前的現實,
說得好聽點,是打發零碎時間。遊戲、閱讀、音樂、通訊類應用都是如此。
但何來零碎時間?

拚命通過光鮮衣服、不菲車子、名貴化妝品來掩飾自己。
老是認為所有人都在盯著自己,其實不然。如果不喜歡真正的自己,
不妨著手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並馬上付諸行動。
別把自己同別人攀比,唯一目標是比當前的自己做得更好。

一個朋友我打他五次以上的電話,也把號碼丟FB給他,
但卻不把我電話輸入手機,再來三不五時在FB上找我,
說沒我的號碼,連在FB查之前聊天記錄都懶。
而且我是要幫忙做免費的影片剪輯,可不是要向他借錢。
FB給了我友情的慰藉嗎,我相當質疑?
我登出了,在線上連出來的虛假關係,下線時卻仍存在,
還得去處理虛假的關係。

好可惜,越來越多人不斷的加入分心的一群,開車分心、
聊天分心,聚餐分心,親人相聚都在玩手機與平板。
旅行只是換個地方玩手機,拍張照片上傳了事,我有來過,吃了那裡的東西,
至於那裡的文化是什麼,我不知道,不是已經拍照了嗎?照片就是我的結論。
我絲毫不懷疑,一個不閱讀或者很少閱讀的人不可能擁有極其豐富的精神世界,
所以才會沈迷在手機。

我們沒有因為網路變得更笨,而是從來就沒有聰明過。